热点新闻

您的位置是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文化 > 正文
新闻中心

阿婆的脚

发布时间:2018/11/29 16:01:19 阅读数:

立冬后,长江以北尤其望江这座小县城就进入了阴冷的雨天。接连的雨天,让周遭的空气都染上了低沉的味道。营业厅中稀稀拉拉三三两两的客户,偶尔的唠家常,不时的嘘寒问暖,让工作的地方也有了些许家的味道。

雨好似没有尽头的下着,和同事们感叹,这样的天气应该是不会有客户了,却在这时,一对祖孙两冒雨走进了营业厅,老婆婆取完社保的钱,并没有急着离去,而是在营业厅内坐了下来,原来是雨水湿透了老婆婆的鞋子。那个小孙女帮老婆婆脱下了鞋子,并用毛巾擦干了婆婆的脚。看到这一幕,有股热流在心中涌动,不禁想起了在家中年迈的阿婆。

阿婆的脚是很典型的徽州女性的脚。

阿婆的脚不大但宽,不过这跟她的身材挺相称。小时候我一直以超越阿婆的身高为成长目标,可真到能与她“平起平坐”的时候,我就明白了,目标往往是阶段性的。

我的成长伴随着阿婆的衰老,对她来说弯腰洗脚剪指甲这件事情渐渐地也从小事变成了考验。于是我接管了部分工作,也开始有机会“近距离接触”到阿婆的脚。阿婆的脚很“规整”,她是一个非常注重干净整洁的老人。家里的抹布即使千疮百孔,也一定是洗刷干净的;双手即使终日操劳,手指甲也一定是修剪得整整齐齐,永远略高于指甲缝一点点。但脚,常叫她力不从心。

阿婆的脚并不脏,她每天的运动量都不大。清晨五六点钟起床收拾收拾屋子,就踩着晨露去家门口的小菜园里小转一圈,多数时候是“视察行情”(看看菜园子的菜今天长得怎么样)。稍微再忙活一阵子,看完老年报以后,中饭前的主要时间就只是在躺椅上对着电视“半梦半醒”——这个也有讲究——靠在躺椅上的时候一定要将双脚架在方凳上,而且必得用一条薄毯从脚尖开始,严严实实端端正正地沿着腿盖上来,就这样靠着过半天。晚饭后出去溜达一圈半小时左右就结束了一天的活动。

泡热,搓一搓,再静候一会儿,加几次热水,阿婆的脚就洗干净了。但相较洗脚,修剪指甲和鸡眼才真叫我头疼。我很害怕这项活动,因为我总觉得自己会剪到肉。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阴影。

第一次剪指甲的时候阿婆冲我从厨房拿来的剪刀摆了摆手,指了指内厅抽屉。我从里面拿出来确实锋利的剪刀时内心是相当复杂的,因为下午我才用它剪过火腿肠。

每次我都不敢探深一些去剪,所以每次大概就只是剔干净了指甲缝,顺便磨糙了指甲边就誓死不敢再碰剪刀了。阿婆总是担忧第二天袜子会破,穿鞋子会更难受。练习的多了就熟练了,下手“快很准”,阿婆脸上的担忧也渐渐变成享受,偶尔老人家还能趁机再打个盹儿。

但等待成长的过程总是太漫长,阿婆的“力不从心”越来越密集,速度快得让我来不及防备。

我总能回忆起那个温暖明媚的秋日午后,本该在专心上班的我却突然特别想见见阿婆。第二天休假赶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见她缩在墙根晒太阳的身影,那时候竟觉得昔日有点胖的阿婆竟然裹着厚厚的冬衣都显瘦小,驼着背,瘦瘦小小的背影,那一刻我突然害怕阿婆的离去。

祖孙俩离去的背影,依稀还能听见,那位老婆婆说,领了钱了,回去熬点骨头汤给你喝,好长个子。

    祖孙俩的对话打断了我的回忆,我想,我家的阿婆,在这样的天气里,应该正窝在家里看电视吧,或许正如我此刻想念她一样,她也在想念着我。(叶蔚)

   相关阅读
   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